分分彩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舉報原安徽省白湖勞改管理分局黨委書記、局長胡愛林

                                                我們實名舉報原“安徽省白湖勞改管理分局黨委書記,局長,白湖勞改農場場長”胡愛林如下違反亂紀事實,請于查實。

                                                一;利用職務之便包養小三并共同侵吞國有資產。
                                                二;利用職務之便伙同小三詐騙四省多家企業,幾十個人資產3個多億。
                                                三;利用職務之便,專業知識和經驗,人脈關系,喪失原則的顛倒黑白妨礙司法公正。
                                                具體事實如下;
                                                一;2005年之前,胡愛林認識了在合肥京都歌舞廳的坐臺小姐“陳瑾”,二人很快勾搭成奸,不久胡愛林將“安徽省白湖勞改管理分局”在廬江縣城的一棟二層樓房資產以承包,租賃為名交給陳瑾經營管理,陳瑾很快私下里將該資產拆除,重新建起了一棟六層的住宅樓,通過胡愛林賣給了安徽省白湖勞改管理分局的干部職工。并通過關系辦理了房產證{因國有資產的原因沒能辦成土地證}。2008年事情爆發,檢察機關以詐騙{國有資產}罪將陳瑾收監,胡愛林動用各個渠道的關系四處活動了,串供訂立攻守同盟,在陳瑾關押了十個月時,先采用吞噬項鏈自殺的方式被取保,再改變案件性質。最終廬江縣法院于2009年2月29日以“偷稅漏稅罪”判處陳瑾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25萬草草收場。這塊土地中飽了他們的私囊,再也不是國家的了。
                                                二;2009年陳瑾出來后,胡愛林受到了處分,在心里失衡和陳瑾的威逼利誘下{陳瑾說過如果胡愛林不要她,她就直接把胡愛林送進監獄}休掉原配妻子,與2010年與陳瑾結婚。由于胡愛林受到處分,政治上的失意加上前期蓋樓房欠下的工程債務,2011年下半年二人經過周密計劃合伙詐騙,編造胡愛林本人依然是白湖勞改管理局的黨委書記,兒女親家是河南省紀委副書記,監察廳廳長,合肥各大銀行行長都是朋友,陳瑾舅舅在中央謀副 辦公廳工作,干媽是上海民生銀行行長等虛假背景。以幫助承兌匯票貼現為名騙取安徽,江蘇,浙江,河南四省多家企業,幾十名個人承兌匯票近四十億進行貼現,最終三個多億無法兌現,占為己有。具體操作所有人都介紹,稱呼胡愛林為“胡書記”,陳瑾為“陳總”。有新客戶,大客戶來胡愛林出面壓陣交流,大客戶胡愛林邀請司法系統局長,監獄長,銀行行長陪同吃飯,陳瑾收客戶承兌匯票簽字操辦,一般票據胡愛林以是國家工作人員為由不簽字,也有少部分大額度的票據胡愛林簽字。操作上今天收票后天付款,98萬買進100萬,90-88萬賣出,虧本就是為了套現,所有收到的票在2012年元月18日突然停止支付票款,并且之后出現虧空,還一而再密謀詐騙蕪湖企業2000萬票據,共計近3個億的資金被胡愛林夫婦吞掉至今不還。做票期間胡愛林夫婦大肆購進房產,首飾,玉器,多輛奔馳500,寶馬740,Z4,奧迪,大眾CC轎跑汽車等奢侈用品,胡愛林開寶馬Z4轎跑上下班,6000元一件的襯衫一買就是10件,軟中華煙一買就是100條…………。
                                                三;2012年元月18日詐騙暴露后,胡愛林夫妻私刻銀行公章偽造銀行存款合同,被眾多人當場戳穿后,胡愛林一邊出面將各地受害人分別安排在合肥“浙商大廈”賓館的不同樓層,單獨協商告訴大家資金拿出去放高利貸了,懇請大家不要報案給他們時間籌錢,保證2月8日回來的高利貸支付馬鞍山8000萬,鎮江3000萬(有談話錄音為證)以穩住受害人。一邊利用1-2月份過春節的時間大肆宴請合肥高新區公安各個階層。同時陳瑾出面繼續以同樣的手段,與2012年2月8日騙取蕪湖受害人唐某某2000萬元承兌匯票。3 月初沒有要回一分錢的唐某某在蕪湖公安報案,蕪湖公安以“票據詐騙罪”將陳瑾刑事拘留,胡愛林第三天趕到蕪湖首先感謝沒有報案的其他各地受害人,保證十天之內將陳瑾保出來還大家的錢。同時在蕪湖大肆活動,利用送生活用品的機會夾帶紙條給陳瑾,陳瑾請釋放人員帶出消息相互串供(有人證)。第九條陳瑾在蕪湖看守所又因吞噬”電器元件“被胡愛林取保(緩刑服刑人員不準取保)。直接住進合肥二院,要求進行脊椎暫時摘除手術未果,出院后夫妻共同消失的無影無蹤。
                                                馬鞍山受害人無奈之下與2012年6月初報案,馬鞍山公安月底對陳瑾進行立案(因胡愛林是處級以上干部不好立案)。馬鞍山公安在蕪湖與蕪湖公安進行人員交接時,胡愛林從合肥帶著陳瑾懷孕證明到蕪湖拒接收監逍遙至今。隨后胡愛林夫婦在合肥高新公安分局刑偵以馬鞍山人勾結他們的會計,司機詐騙為由報假案,合肥高新公安明知是假案,不但給予立案辦案人員還帶著胡愛林夫婦一起審訊會計和司機。但至今沒有詢問過馬鞍山一個當事人員。在得知馬鞍山公安將案件移交檢察院提起公訴的的情況下,合肥高新公安直接將立案決定書送交也已送馬鞍山檢察院,給檢察機關造成一案二立,相互報案相互矛盾的假象。直接混淆和影響了檢察院的思維和判定,導致案件久拖不能定性提起公訴。
                                                2013年以來胡愛林不斷放出話說;我不但北京有人,安徽省內公檢法都是我司法界的老朋友,小的官員給50-100萬,大的官員給500-1000萬,早就全部搞定了。在安徽誰也不敢動他,否則大家都完蛋。同時到處寫信,重傷,誣告不配合的辦案及受害人,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同時和公,檢系統的一些領導電話溝通頻繁,私下見面互動頻繁。甚至到了省公安廳,市公安局領導什么時間開會研究案件都非常的清楚。
                                                以上種種事實表明胡愛林不僅道德敗壞,參與和組織違法犯罪。作為一個資深的高級司法干部,不僅不維護黨的威信,法律的尊嚴,還利用自身的專業知識,人脈關系,社會地位鉆法律的空子,拉攏腐蝕司法干部阻擾辦案,敗壞黨風,妨礙司法公正。請紀委查實,為黨清除害群之馬,為司法公正掃清道路。
                                                疑問;
                                                一;案件從立案辦理至今五年多了時間,這么一筆龐大的資金今一分錢沒有被追回,也沒有去向就草草結案移交。原因是什么?目的是什么?這么大的案件為什么不成立專案組全面徹底查清案件?
                                                二;胡愛林參與了整個事情全過程,特別是后期的說清,協調,談判,和陳瑾是共同詐騙,事件中其作用遠遠大于陳瑾,為什么不于立案追究?
                                                三;陳瑾在蕪湖拘留所作為刑拘人員是不能參加勞動的,怎么會接觸到和得到電器元件的?判緩刑人員服刑期再犯罪的為什么還會被取保?
                                                四;胡愛林作為司法干部利用取保期間導致陳瑾懷孕的目的是什么?現在取保,哺乳期過了為什么不收監?
                                                五;合肥高新區公安分局立案不調查,詢問,直接通知檢察院的目的又是什么?
                                                近日,安徽省紀委監委印發《關于開展打擊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關系網”集中行動的通知》,決定利用一個月左右時間,分別通報曝光、立案審查、辦結處理、移送起訴一批“保護傘”“關系網”案件。
                                                在這一起性質惡劣的詐騙案件,并不復雜,卻有許多保護傘保護著她,以及相關辦案單位關系網,關照他們。受害者至今沒有拿回一分錢財。這樣的制度與法律,誰能以后敬畏。
                                                希望能幫助到我們的記者及相關正義的人,請聯系我,我的微信號:dong435376,微信名:感咚有你
                                                贊 (1)

                                                評論 0

                                                分分彩官网 幸运飞艇计划 江苏快3大小单双计划 腾讯1.5分彩精准计划 重庆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