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官网欢迎您的到來!

                                                平輿縣紀檢干部馬長看空手坐擁千萬地產(圖)

                                                各位網友聽說過大駐馬店的平輿縣嗎?這是一片貧瘠的土地,一個多年沒有摘帽的國家貧困縣,越是貧困的地方越容易出現貪腐的干部,落后的地方似乎很容易被人們遺忘,但最近從網上看到的一個消息又讓這里火了,當地的一位紀委干部,而且只是一個正科級的領導叫做馬長看的被人實名舉報了。

                                                正科級紀檢干部坐擁8千萬地產

                                                從那個網絡舉報信上看,雖然官職只有正科級別的馬長看(名字怎么覺得好別扭)履歷卻是在當地,把多個要害部門都坐遍了,這哥們兒在當地派出所任過所長,然后升任西洋店黨委書記,后任平輿縣衛計委主任、審計局局長等職務,最后又來到了紀委任職,如果舉報信寫的是真的,那從他的履歷上看,他的為官能力可見一斑,能力應當出眾,關鍵是賺錢的能力太贊了。

                                                先不說馬長干如何通過違法手段占用土地的事情,看看舉報信上所涉及到的他的家產,我覺得簡直就不可思議。文章里說,馬長看其子馬靖陽曾持有平輿縣中鐵實業有限公司(美林花園的土地所有者)35%股份。(這是他兒子據說已經退出了相關的股份),還有舉報上所涉及的那塊土地,雖然文中說的是馬與平輿縣國土規劃部門相勾結,少征多占了多少畝的土地,先不說這些行為是否合法,在這個舉報信里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作為縣紀委工作的一名主任科員級的領導干部,怎么會在一個國家級貧困縣里幾十年來空手套白狼,完成了人生的原始積累,一躍成為千萬甚至是億萬富翁?

                                                據平輿當地的人說,馬長看被舉報的土地(不管是否合法得來)多達7、80畝,那片土地屬于縣城的繁華地段,一畝地拿地的價格就要數十萬元,也就是說那片土地值上千萬元,市場價值據說已經達到了百萬元一畝地,不管他得來土地的手段違不違法,據土地局網站公開披露,光花錢拍這一片土地就需要2千萬元,試問一個貧困縣的科級干部(就算是正科級)是用什么手段得來的這兩千多萬元的現金呢?

                                                法院判決認定行賄50萬 馬長看疑似被帶病提拔

                                                所以說有些事情吧,你不能琢磨,你一琢磨吧,真的讓人覺得害怕,馬長看作為一個貧困縣里的基層干部竟然與其子坐擁千萬甚至更多的資產,真的讓人想想平時掙一分錢那么難,但對于有的人,又覺得這錢真他媽的好掙!

                                                網上曝光了馬長看的家底,通過各種查詢網站APP像企查查、天眼查等,直接找到了一張河南省高院于2018年下的刑事裁定書,這張刑事裁定書是關于出身在河南平輿縣的原中國醫藥健康產業股份公司原黨委書記崔曉峰受賄犯罪的裁定。

                                                該裁定書原文說道,“原判認定受賄第2起,崔曉峰收受馬某看50萬元,崔曉峰的供述及證人馬某看的證言證實,崔曉峰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于2008年向天方藥業的原料供應商馬某看借款50萬元,直至2015年案發時尚未歸還?!痹诓门形臅慕Y尾,“原判認定崔曉峰收受馬某看賄賂款50萬元,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辈⑶姨峁┝笋R某看是以河南西洋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名義與崔曉峰所在天方藥業有生意往來的證據。

                                                通過這段河南省高院的裁定書可以看出,法院認定崔曉峰收受馬某看賄賂款50萬元,那現在問題來了,有受賄就有行賄,既然馬某看是行賄,而且行賄數額巨大50萬元整,要知道刑法規定行賄一萬元以上就可以立案了,這50萬肯定屬于數額巨大了。

                                                現在要敲黑板了,劃重點,最大的問題是“馬某看”到底是不是馬長看本人,如果是就是他本人,那現在受賄的罪名成立,行賄的問題如何來處理?檢察機關有沒有介入追查?如果有行賄行為,馬長看為何能繼續在機關做公務員,而且是在輿論的焦點單位——紀檢委任職?難道平輿縣紀委領導不知情,如果明明知道這個情況還讓其在位置上,是否屬于帶病提拔?

                                                其次,“天方藥業的原料供應商馬某看”,這句話怎么理解?馬長看是平輿縣的公職人員,怎么又成為公司的供應商呢?這是否明著違反了公務員法?據公開公司信息系統的查詢,正好是馬長看在擔任西洋店鄉黨委書記期間注冊了西洋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也就是法院認定的那個西洋公司),其子馬靖陽曾持股百分之九十五,目前再去查閱,馬靖陽的股東已更名為馬俊蘭。該公司正是馬某看涉嫌行賄的涉事企業,呵呵,老子是公務員成立公司,還去行賄,兒子做大股東,這情節怎么比反腐電影的編劇還敢寫呢?

                                                從全國來看,馬長看一個不入流的小吏,在一個貧困縣里卻如魚得水,各個部門擔任職務,如果他奉公守法也算是為家鄉發展做出了貢獻,但是卻又如何解釋,他這些年來掙得的如此多的財產,就算這些年他是合法經營,馬長看作為地方政府公務員,怎么能證明和自己的職務行為無關呢?行賄款額50萬如此巨大,就算是被迫行賄,但也沒有檢察機關對其進行調查或刑事調查,更何況就沒有被迫行賄這一司法解釋。據當地人說,馬長看曾被紀委調查過一段時間,但最后也不了了之,這說明他在當地的關系得有多硬。包括他的家人如何在這個縣城一塊一塊的拿地,難道幕后的內幕不值得大家關注嗎?

                                                贊 (1)

                                                評論 0

                                                分分彩官网 江苏快3大小单双计划 腾讯1.5分彩精准计划 重庆时时彩计划